• <cite id="jahbm"></cite>

      1. <rt id="jahbm"></rt>
        專題
        鐘慧芊       2021-01-15    第579期

        BGM一起,中國功夫無敵

        功夫是什么?從哪來?到哪去?回答這一套問題的過程,本質上是國人世界觀的重塑。

        0 0

        中國功夫不缺負面新聞。

        “武術打假”是其一:2017年,“格斗狂人”徐曉東約戰“雷公太極”創始人雷雷,開場不到20秒,徐曉東就將雷雷擊倒在地。自此之后,徐曉東陸續下發戰帖,將江湖各派約了個遍。

        大眾討論“中國功夫還能不能打”是其二:“武術打假”成了照妖鏡,中國傳統武術的實戰能力備受質疑。民間各派習武人士紛紛回應,試圖在擂臺上一洗前恥,可惜事與愿違:2020年5月,馬保國在和武術教練王慶民的對戰中被連續擊倒3次,賽后,馬保國形容“這是一場非常不正常的比賽”——“忽然身體癱軟,渾身乏力,被對手一打就飛,腳底下一點跟沒有,好像一下子就不會武術了?!?/span>

        網絡群嘲馬保國是其三:2020年年初馬保國拍攝的一條視頻成為“萬惡之源”——他鼻青臉腫地控訴自己被兩個年輕人“偷襲”的片段被B站用戶惡搞成鬼畜視頻,并在10月下旬集中爆發,衍生“不講武德”“耗子尾汁”“閃電五連鞭”等網絡流行語?!董h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評價馬保國像一個極端版的現代阿Q,“既可悲,又可憐”。

        國家體育總局發布倡議書整頓行業是其四:“武術打假”之后,中國武術協會多次出臺規定,“堅決不得隨意自創拳種和門派”,“堅決杜絕自封‘大師’‘掌門’‘正宗’‘嫡傳’等稱號”,“武術習練者不得以武術拳種、門派名義參加綜合格斗、自由搏擊等搏擊類項目賽事活動”等。

        和中醫、京劇、書法等國粹相比,中國傳統武術無疑是最全球化和最有存在感的,以至于一度形成了一種刻板海外印象:中國人人會功夫。

        但正如那個哲學“經典三件套”所問,中國功夫正在面臨著它的身份焦慮:你是誰,從何處來,又到何處去?

        “自媒體時代的新型江湖藝人”

        金庸的小說重建了中國人的武俠江湖,李小龍的電影則構筑了全世界的功夫想象。在上世紀70年代,李小龍以一己之力開啟了功夫電影熱潮,“中國功夫”也在過去數十年間逐漸成為大眾文化流行符號。

        李小龍研究專家、英國卡迪夫大學文化研究教授保羅·鮑曼認為,“中國功夫”正是從李小龍開始被重新發明、重新闡釋,之后,隨著成龍、李連杰等武打明星的國際影響力與日俱增,功夫蛻變成一種“亞洲性”的表達,在近三十年間透過電影、音樂等媒介的跨國傳播,再一次構成了東方主義的全球流行文化想象。

        中國功夫不再是李小龍時代的反主流文化,它在全球化的傳播中被逐步挪用、吸納、消費,成為薩義德意義上的亞洲情調投射。但與此同時,中國功夫的概念也在不同程度地和正念、冥想、禪修、養生等帶有神秘主義色彩的個人身體實踐運動混合,在全球范圍內催生畸形的商業市場,由此亦為假功夫和假大師騙局埋下禍根。

        馬保國即是一次假功夫“出口轉內銷”鬧劇的典型案例。他在被《人民日報》點名批評之前,曾出版著作《我在英國教功夫》《尚濟形意拳練法打法實踐》,講述自己的武學修為和武學心得。

        上海體育學院教授路云亭形容馬保國是“自媒體時代的新型江湖藝人”,馬保國的著作中充斥著不少爽文套路的自以為是,甚至超現實的內容:比如說自己年輕時每天堅持練功三個多小時,最后“一拳就能把泡桐樹樹皮打飛”;又比如說他曾經赤手空拳面對八九名手持短棍、磚塊的民工,最后不戰而屈人之兵——故事最后,“一位40多歲的老民警,十分客氣地問我:‘老同志,我看你有真功夫,為啥不還手?’我答道:‘敢還手嗎?打傷人誰負責?’他聽后笑了,連聲說:‘對,對!’”

        自我神化的泡沫有多大,破滅時就有多少人拍掌稱快。從鬼畜之王到銷聲匿跡,馬保國像雷公太極創始人雷雷、太極拳師閆芳一樣道盡人間荒唐,也最終被主流話語唾棄。他不是武林名宿,而是一個熱衷于在徒子徒孫面前進行武術表演的假大師,也是中國傳統武術在面對現代格斗質疑時的一次失敗而滑稽的符號。416989651758181980.jpg

        傳統武術既不能安身立命,又失去了自身的用武之地

        武俠小說和功夫電影在當代媒介世界的凋零、沒落,正是中國傳統武術在今天社會的寫照——隨著時代變遷,傳統武術既不能安身立命,又失去了自身的用武之地。

        中國武術從何而來,武術研究學者、杭州師范大學教授周偉良的回答直截了當:冷兵器戰場上的軍旅武藝即是中國武術的文化源頭——武術的本質,是為了提高技擊能力而進行的一項身體訓練方法。它的套路、格斗、功法,都是從兵器演變而來,服務于徒手拳術,而技擊和強身健體則是一體的兩面。

        先秦時期有“君子六藝”之說,即禮、樂、射、御、書、數——“射”為射藝,是十八般武藝之首;“御”是駕駛馬車的技術;“樂”是舞蹈音樂,其中也包含武樂。華南師范大學體育科學學院教授馬廉禎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六藝實際上是西周時期的貴族教育方式,這種模式和古代希臘的公民教育是如出一轍的,都是培養一個文武全才型的人?!?/span>

        從軍旅的兵器“武藝”到民間的拳腳“武術”,是一個逐步完成的漫長旅程。學者余英時在《俠與中國文化》一文中指出,春秋時期“士”出現文武的分化,最終在戰國時代形成截然不同的社會集團;而到了明清時期,武藝開始走向武術,漸漸演化成以家傳或師徒傳承為主要方式的民間技擊類體育活動。

        暨南大學歷史學教授馬明達分析,在這一過程中,民間出現了融會義理和技藝的拳派,當時多稱之為“門”,如形意、太極、八卦、通備等。然而在脫離軍陣檢驗之后,拳腳功夫的實用性大打折扣,加上漢代以來尚文斥武的社會風氣和中央皇權對習武人士的控制、打壓,民間武術的生存步履維艱。

        時間來到積貧積弱的清末民初,“弱者當為強肉,愚者當為智役”的思想在全社會盛行,梁啟超更是提出“中國之武士道”的口號。國體的貧弱和國人的貧弱發生關聯后,一部分有識之士寄希望于中華民族的尚武傳統,希望以古代俠士之風重振國民精神。

        民國時期,“中央國術館”成立,民間武術經歷了自上而下的體育化整合和改革。馬廉禎解釋道,從嚴格意義上講,國術是中國古代的武術、射箭、摔跤等傳統體育的集合體,是“在近代進行所謂‘競技運動化’的實驗成果”。

        “國術的概念其實很復雜,它和胡適提出的‘國故學’的基本思路是相近的……國術的參照物,是西方工業革命后以奧林匹克精神為主旨的競技運動,后者的價值觀很清晰,就是‘更高、更快、更強’?!瘪R廉禎說道。遺憾的是,由于政治腐敗、國勢貧弱,加上后來抗日戰爭打響,國術實驗無奈戛然而止。

        正如徐浩峰在小說《師父》中所說:“在一個科技昌明的時代,民族自信應苦于科技。我們造不出一流槍炮,也造不出火車、輪船,所以拿武術來替代。練一輩子功夫,一顆子彈就報銷了,武術帶給一個民族的,不是自信,而是自欺?!?/span>

        “既得藝,必試敵”

        翻看《現代漢語詞典》,“功夫”一詞的本意是時間、精力,也是本領、造詣,即依靠成千上萬次的練習積累,形成肌肉記憶,達致武術之大成。這一點和現代格斗的訓練要求別無二致。

        馬廉禎表示,全世界對武術的技擊要求都是相通的:“你要有足夠的實力,包括你的力量、骨骼、抗疼痛能力、柔韌性、接受過的基本訓練?!爆F在中國功夫被曲解、被當作玩笑、被視為騙局,原因在于,中國武術喪失了通過直接對抗衡量、評比的標準?!坝捎谌狈陀^的衡量標準,很多東西是可以由言論和文藝化的想象去傳達的。我們今天的武術從嚴格意義上來講,更多地應該被劃入文藝學的范疇,而不是體育學的范疇?!?/span>

        直接對抗,是檢驗今天中國功夫實戰能力的唯一標準。事實上,早在明朝,軍事家戚繼光就在《紀效新書》中明確提出:“既得藝,必試敵?!薄皵场奔磳κ?,不試敵就是紙上談兵。

        中國功夫的身份認同困境并非一朝一夕?;氐?0世紀初葉,盡管當時包括“中央國術館”首任館長張之江在內的一眾武術家都強調以體用兼備、打練結合對傳統武術進行科學化改良,但社會對其的主流認知,更多是義和團運動的殘遺和愚昧落后的舊社會的糟粕,魯迅、陳獨秀等新文化運動的旗手亦曾對其作出過激烈的批評。

        新中國成立不久,政府就著手對傳統武術進行世俗化改造。有人提出武術的任務不再是“防身殺賊”,而在于“增強人民體質”,對“唯技擊論”的批判致使套路運動一度大行其道。直至上世紀80年代初,隨著散手、太極推手等對抗性項目的開展,攻防技擊才重新進入中國功夫的概念定義之中。

        這正是中國功夫的尷尬處境:我們人為地將它和傳統割裂,大眾對傳統武術缺乏基本認知,習練人士則無奈接受套路和技擊分離的事實。長期在農業社會和鄉土文化中滋養生長的傳統武術和中國其他傳統文化一樣,陷入了現代化的失落;而在武術領域出現的文化真空、價值觀真空,則是當下功夫亂象的根源。

        大量傳統武術仍然留存著明顯的宗教化、神秘化的特征,很多人則對張三豐之類的武俠傳奇心存幻想。馬廉禎認為,這些誤解的根源,一方面來自中國人對神秘主義的信仰,另一方面則是中國人對英雄敘事的迷戀。

        在被問及如何看待中國功夫今后的發展時,體育社會學家盧元鎮回應道:“單純用現代體育的眼光去看傳統武術是有偏頗的,但它要在現代體育中生存下來,則需要解決其自身的競技性問題——如何用競技的手段讓它成為一種文化而被繼承下來。傳統武術需要走出神秘化的陰霾,同時走向世界,讓更多人接受?!?/span>

        武林已經遠去,但我們在這一百年的現代化進程中,依然未能徹底解決一個問題:當中國人用陰陽、五行、氣來解釋世界、理解世界、想象世界的宇宙觀和身體觀崩解后,我們如何為中國功夫乃至中國文化的整體圖景,找到新的立足點?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先锋影音aⅴ天堂全部资源,1级A片2020在线观看,免费国产一级毛卡片2019苍老师,青柠在线观看视频在线高清,另类综合小说区|日韩欧美亚洲范冰冰与|欧美高清无码视频一区